您的当前位置:中国榨菜产业网 >> 榨菜资讯 >> 资讯中心1

资讯中心1

榨菜皮下饭的幸福时光

2017-12-20 09:41:37.0 来源:

当我把自家种的榨菜晒到朋友圈,朋友圈立即炸开了,他们纷纷表示没有见过这样的榨菜。有的说,我以为榨菜就是圆乎乎的;有的说,原来榨菜长这样,不知道新鲜的好不好吃;有的说诗意生活;有的说,闻到榨菜香味了。于是,有关榨菜的记忆就慢慢在我的心里漾开了。
  童年时,家境贫寒,饭桌上鲜有从镇上买回的菜肴。若说肉,基本上是要逢年过节或者是重大农事的时候才可以见到。若说到豆腐菜,倒是在过年时家里会开一锅,或是豆腐,或是豆腐干,或是油豆腐。若说酱菜,那更是不可能从镇上买回来。豆瓣酱肯定是自家做的,我对豆瓣酱的感觉很不好,装满豆瓣酱的钵头总是晒在矮墙上,早晨需要把盖在上面的塑料薄膜掀掉,傍晚则需要盖回去,那时总会隐隐看见蠕动的白色虫子。萝卜干,腌豇豆,腌包菜心,咸菜,梅干菜等更是农家出产方便常见的桌上主打菜。而榨菜,我们家乡人并没有种过,因此,如果想吃,就得上湖镇酱坊去买,对我们家而言,吃榨菜甚至只是榨菜皮也就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,可以真正吃上一点榨菜皮的时光也真的是幸福的时光。

 

 

 那时,我们家离生产队的土地很远。每当插秧或者割稻时,我们就要起个大早走上六七里的路,中饭当然是不可能回家吃了,当然,我们是很期待这样的干活方式的,因为有期待呀,我们期待除了家里那些常见的菜,母亲会给我们一点怎样的惊喜。当肚子开始咕咕叫的时候就不停地朝家的方向张望,母亲的身影一出现,马上就被我们捕捉到了。接过母亲手上的篮子,马上打开看一看,看看是否有什么好菜犒劳馋嘴的我们。这好菜,就包括榨菜皮炒豆腐干。来不及洗洗手,就打开菜罐,当特别下饭的鲜香爽口的榨菜皮肉丝豆腐干呈现在眼前,半碗饭就已经下肚了。
  同样的情景还会出现在花生收获的季节里。那时已实行家庭责任制。花生种在离家两三里远的沙地里。为了节省来回的时间,中饭也就由母亲送到地头。其实对我们来说,我们是很珍惜每年几次的母亲送饭的时光。也许是怕菜太差惹得邻地的人说话,也许是母亲也很享受看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,因此,每次要往田头、地头送饭,她总是变戏法似的给我们准备好菜,而榨菜皮肉丝豆腐干则是一道永恒的经典美食。那是在十月中旬前后,太阳颇有些晒人,当一个个晒得泥鳅一样的我们飞奔到母亲身边,争着抢夺母亲手上的篮子时,你能想象我们只是为了享受一点榨菜皮吗?
  我上高中时,湖镇棉纺厂开工了,大批女工将赴上海培训,三姐也在其中。远在上海的三姐给我寄来两元钱,对我来说,那就是一张大钞。她来信说,高中读书辛苦,给我买点榨菜皮,改善一下伙食。我回信给三姐除了表示感谢外还说,你挣钱不易,自己也不要太节约。后来从上海回到湖镇的三姐说,接到我的回信后她在寝室流泪了,寝室里的人都莫名其妙。
  去年下半年,同事播下了榨菜籽,我也期待着我能种出几颗圆乎乎的榨菜,于是辛勤地掘土、施肥,看着榨菜一点点长大,我开心极了,但从没想过第一次种榨菜种出来的竟然是这样千头万脑的庞然大物,我把榨菜和我的大手比一比,然后在邻居的围观中颇为得意地把榨菜洗净、切片、晒上,连带那翠绿的榨菜皮。想想那些贫困的日子里,能吃上一块榨菜皮都是奢望呢。现在,自己种的,环保的很,腌制点榨菜,榨菜皮,定也是很好的下饭小菜吧。何况,其中还蕴含着那样的记忆!
  当一坛子的榨菜在一个日头的暴晒后,在辣椒、花椒、生姜、大蒜、桔皮、杨梅、荞麦烧的调制下散发出腌榨菜特有的香味时,我又开始了新的期待!

  更多榨菜相关资讯(新闻、种植、行业、供应、采购)信息,请关注中国榨菜产业网(http://www.52zhacai.com/ )

  • 分享到:
  1. 1
  2. 2
  3. 3